双扣游戏

  • <tr id='2G144p'><strong id='2G144p'></strong><small id='2G144p'></small><button id='2G144p'></button><li id='2G144p'><noscript id='2G144p'><big id='2G144p'></big><dt id='2G144p'></dt></noscript></li></tr><ol id='2G144p'><option id='2G144p'><table id='2G144p'><blockquote id='2G144p'><tbody id='2G144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2G144p'></u><kbd id='2G144p'><kbd id='2G144p'></kbd></kbd>

    <code id='2G144p'><strong id='2G144p'></strong></code>

    <fieldset id='2G144p'></fieldset>
          <span id='2G144p'></span>

              <ins id='2G144p'></ins>
              <acronym id='2G144p'><em id='2G144p'></em><td id='2G144p'><div id='2G144p'></div></td></acronym><address id='2G144p'><big id='2G144p'><big id='2G144p'></big><legend id='2G144p'></legend></big></address>

              <i id='2G144p'><div id='2G144p'><ins id='2G144p'></ins></div></i>
              <i id='2G144p'></i>
            1. <dl id='2G144p'></dl>
              1. <blockquote id='2G144p'><q id='2G144p'><noscript id='2G144p'></noscript><dt id='2G144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2G144p'><i id='2G144p'></i>
                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我以後再也不畫畫了,因為我爸爸回不來了。”

                2020-04-07 14:31  來源:平安寧夏  責任編輯:李孟盈
                字號  分享至:

                6歲的優優有一個藍色的文件夾,裏面裝著10幅自己平時用水彩筆畫的畫,最後一幅是大山中爸爸的墓碑。和奶奶參加完爸爸的葬禮,優優說:我以後再也不畫畫了,因為我爸爸回不來了。聽到這話,60多歲的奶奶老淚縱橫,忍不住放聲大哭。

                時間追溯到2019年11月20日,蘭偉最後一次和女兒█優優視頻時,優優問他什麽時候回來。

                “你每天畫一張畫,畫10張,爸爸就回來了。”

                4天後,當優優畫完第4張時,蘭偉因公犧牲,年僅34歲。爸爸“爽約”,優優堅持完成了爸爸交給自己的任務。

                “我以前畫畫是為了等爸爸回來,現在爸爸回不來了,我以後再也不畫畫了。”失去最親最崇拜的人,優優□ 的這句話,讓全家人再次陷入悲痛之中。6歲稚兒,過早的面對了生死離別。

                春分已過,清明悄然到來。來到寧夏固原市涇源縣公安局黃花派出所時,是蘭偉犧牲後的第129天。

                2019年11月24日下午,黃花崗派出所副所長蘭偉在參加全區公安機關政治輪訓時突發心梗。令人痛心的是,他在病發時還不忘警察誓言,把便利讓給群眾排隊掛號,連手機繳費的最後支付都來不及點擊,倒在了醫院的走廊上。雖經全力搶救,但蘭偉的生命還是定格在了34歲。

                129天,3096個小時,185760秒。對於蘭偉的家人、同事、朋友來說,沒有一天不想他。

                姚月婷和蘭偉從相戀到結婚生子,一直是聚少離多。兩地分居9年後,2017年,姚月婷和蘭偉終於結束了兩地分居的生活,姚月婷到黃花鄉衛生院上班,和黃花鄉派出所僅隔一條馬路。直到現在,每天早上走進衛生院時,姚月婷都要朝著派出所的方向盯著看半天,鼻子發酸,紅了眼圈,蘭偉站在派出所門口向他招手的情形恍如昨日。

                面對失去丈夫的痛苦,姚月婷擦幹眼淚,獨自扛起照顧父母和孩子的重擔。“兒子還小,經常說想爸爸了,我就告訴他,爸爸出遠門了,他在能看得見你們的地方,看著你》們健康快樂地成長。”

                “我一直以我丈夫為驕傲,他積極向上、正氣十足,我從來沒有後悔嫁給警察。你放心,我會照顧好我們的父母和孩子。”姚月婷將蘭偉所有的物品都收拾整齊擺放在臥室裏,一有時間就拿出蘭偉那件發白的訓練服,反復折疊,認真撫摸,想念著蘭偉身著警服時的颯爽英姿。

                蘭娟是蘭偉的妹妹,涇源縣公安局政工室民警。哥哥走後,蘭娟將手機裏面所有和哥哥有關的照片、視頻全部轉存到電腦裏,有空就打開翻看。

                疫情防控工作期間,蘭娟在小區裏開展工作時,遇到一位80多歲的老人,“你是黃花鄉派出所蘭偉的妹妹吧?”老人認出了蘭娟,“蘭偉那麽好的小夥子,走的太突然了,當年我的戶口問題,蘭偉幫了我大忙了。”說到傷心處,兩人站在小區裏抹起了眼淚。

                “在我哥的影響下,2009年我也成為了一名人民警察,這次我哥倒下了,我感覺我心中的英雄沒了。”說起哥哥,蘭娟每次都淚如雨下。有時回家面對年邁≡的父母,她還得忍著痛苦開導兩位老人。一個人在辦公室時,每次透過窗外看到遠處埋葬哥哥的大山,蘭娟都會哽咽,想念著哥哥跟群眾打交道時的笑臉。

                由於山區晝夜▲溫差大,黃花鄉派出所自燒鍋爐還沒有停。見到所長馬建軍時,他正拿著鐵鍬往鍋爐裏扔煤炭,這以前本來是蘭偉的工作。黃花鄉背靠六盤山東麓,這裏的冬天↑格外長,蘭偉在所裏時,總是擔心同事們被凍著,時不時要拿起鐵鍬往鍋爐裏添煤炭,卷起袖子、腳踩卷邊、手臂上擡,他添煤炭的動作還在馬建軍的腦海裏。

                “蘭偉,蘭偉,你把……”

                蘭偉走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馬建軍都無法適應。開會布置工作、集合隊伍點名、埋頭處理事情、走進食堂吃飯,馬建軍都會下意識的喊出蘭偉的名字,直到旁邊人提醒,馬建軍才能反應過來,原來蘭偉已經離開了。

                “他是我的左膀右臂,有他在,所裏的案件、糾紛、隊伍管理都不是事,幹什麽事讓人放心。我們沒有把他的名字取下來,一直感覺他還在。”走過蘭偉生前的辦公室時,馬建軍仔細地擦拭著去向牌上蘭偉的名字,想念著蘭偉追逃破案時的背影。

                念茲遠行人,托物奠忠魂。蘭偉走後的第129天,局裏至今保留著他講授警務實戰技能的視頻,父母每晚睡前都會打開他的微信朋友圈看他的照片,妻子還▃是經常拿出洗的發白的訓練服晾曬,子女還是會站在他的山地車前回憶難得↓的團聚時光,諸多同學的微信列表裏誰也沒有舍得刪除他,辦公室門牌上蘭偉一欄永遠都是在崗……

                一切都變了,又好像一切都沒∞變。

                從此以後,兒女的成長記錄中,再也沒有你,愛妻最在乎的日子,再也沒有你,闔家團聚的時光裏,再也沒有你。父母妻兒、戰友親人只能通過曾經的過往回憶你的模樣。此刻,你能聽到他們與日俱增的思念嗎?

                我們離開時,涇源縣突降大雪,畢竟是Ψ春天了,雪花即落即融。剛下班的姚月婷抱著3歲的兒子琪琪走向停車場,路上,琪琪用手撲打著落在媽媽頭發上的雪花,“媽媽,我要趕快長成爸爸那樣,好好保護你。”

                (通訊員馬繼宏)

                相關報道

                新疆檢察機關依法對馬合木提江·巴拉提決定逮...

                烏魯木齊市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貪汙罪、受賄罪對馬合木提江·巴拉提作出逮捕決定。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浙江嘉興中院二審宣判一起特大跨境網絡色情直...

                此案系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公安部聯合掛牌督辦案件。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心疼!45天後,剛下“火線”的他,卻進了醫院...

                他們的負重前行,換來了福建全省監獄的“零感染”和服刑人員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