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麻将

  • <tr id='ugZvkp'><strong id='ugZvkp'></strong><small id='ugZvkp'></small><button id='ugZvkp'></button><li id='ugZvkp'><noscript id='ugZvkp'><big id='ugZvkp'></big><dt id='ugZvkp'></dt></noscript></li></tr><ol id='ugZvkp'><option id='ugZvkp'><table id='ugZvkp'><blockquote id='ugZvkp'><tbody id='ugZvk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gZvkp'></u><kbd id='ugZvkp'><kbd id='ugZvkp'></kbd></kbd>

    <code id='ugZvkp'><strong id='ugZvkp'></strong></code>

    <fieldset id='ugZvkp'></fieldset>
          <span id='ugZvkp'></span>

              <ins id='ugZvkp'></ins>
              <acronym id='ugZvkp'><em id='ugZvkp'></em><td id='ugZvkp'><div id='ugZvkp'></div></td></acronym><address id='ugZvkp'><big id='ugZvkp'><big id='ugZvkp'></big><legend id='ugZvkp'></legend></big></address>

              <i id='ugZvkp'><div id='ugZvkp'><ins id='ugZvkp'></ins></div></i>
              <i id='ugZvkp'></i>
            1. <dl id='ugZvkp'></dl>
              1. <blockquote id='ugZvkp'><q id='ugZvkp'><noscript id='ugZvkp'></noscript><dt id='ugZvk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gZvkp'><i id='ugZvkp'></i>
                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70小時未合眼的“智鬥”——天津市首起擾亂市場秩序非法經營案背後的故事

                2020-03-06 19:07  來源:天津√政法報  責任編輯:李孟盈
                字號  分享至:

                2月24日,正在轄區參與疫情防控的公安津南※分局中鐵派出所所長胡明河接到了分局的電話,“老胡,張某四人批準逮捕了……”胡明河懸著的心總算踏實了。

                突遇涉疫案件警方快速出擊

                “昨天2個口罩還68元呢,今天怎麽就漲到128元了!”面對顧客的■質疑,某藥店店長王某不以為然地說→道:“老板讓漲的,我們也沒辦法,再不買可能還得漲。”顧客一氣之下,離開了①藥店,並向相關部門進行了投訴舉報。

                接到舉報,市市場監管委高ㄨ度重視,價監處負責人第一時間Ψ帶隊趕赴現場指導檢查人員辦案。而在檢查人員已責令停止高價銷售“KN95口罩”的情況下,該店仍以128元/袋的價格繼續銷售。

                經查明,該商品♂進價僅為12元/袋,明顯超出正↙常利潤範圍銷售商品。同時,以進價15.2元/盒購進片仔癀防霧霾口罩(成人1只裝)擡高至78元/盒銷售,而“84”消毒水每瓶售價高達38元。津南區市場監管局迅速啟動立案程序和案件審理程序,隨後,將此案涉嫌經濟犯罪問題移送公安機關。

                1月26日,公安津南分局刑事犯罪偵查支隊連同中鐵派出所在市公安局生態環境和食品藥品安全保衛總隊的協助下成立專案組,對案件展開縝密調查。

                由於該案事實清楚,相關證據充分,1月27日,警方便開始布置抓捕工作。當時正值春節也是疫情初期,所有警力已經全部投入疫情防控一線。“現在疫情緊急,警力不足,而這個案子又々很棘手,所領導必須站出來……”胡明河堅定地說道。

                此時,涉案藥店已經勒令停業整頓,而店長等人已經回家過年。“我們帶隊去吧!”主管刑事案件的副所長張愛斌和副所長周遠健主動請纓。“大家一定做好防護,多帶兩個口罩備著。”胡明河再三囑咐。

                很快,確定了兩名涉案人員的住址,兩名副所長在分局刑警的配合下,連夜趕ㄨ赴薊州區和東麗區。23點,嫌疑人蘇某被帶回派出所。淩晨3點,嫌疑人王某也被抓捕組從薊州老家帶了回來。

                剝絲抽繭幕後老板顯現

                審訊期間,一條線索推了過來,另一名涉案人員已查明正在河北唐山。“兵貴神速,我們先去,具體地址一會發給我們。”淩晨4點,張愛斌和周遠健帶著民警,扯上※口罩就出發了。

                抓捕工作十分順利,負責采購的楊某(後被公安機關監視居住)在家中被警方抓獲。而此時的胡明河和派出所教導員範正寶,正在對王某、蘇某進行審訊。

                “真不是我的主觀意願,是老板要求漲價的。”“老板娘在微信群裏接連發著漲價信息,我們不敢不照做啊。”“老板和老板娘說了,有啥事他們負責解決,讓我們放心地賣。”

                隨著審訊的深入,涉案人員越來越多,專案組多次召開案情分析會。“老板張某和妻子賈某可能才是此案的始作俑者,一定要盡快將他們抓獲歸案。”

                經過調查,張某一家正在海南度假,所有指令都是通過微信進行發布。正當專案組研究如何抓捕的時候,一條線索讓民警眼前一亮,張某得知自己的藥店涉及哄擡物價,已經坐飛機返回天津,準備出面“擺平”此事。

                經過分析,專案組認為張某一定會先回家。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專案組決定在張某家附近進行蹲守,伺機抓捕。

                民警抓捕遭遇“發燒”危機

                1月28日上午,胡明河正在檢查裝備。範正︼寶推門走了進來,“胡所,我去吧,你在所裏坐陣指揮。”看著胡明河熬得通紅的雙眼,範正寶主動接下了抓捕任務。出發前,胡明河將一個嶄新的口罩塞進範正寶的口袋。

                接近中午,張某出現在小區。範正寶帶著民警立即上前,在亮明身份後,張某並不配合。“你們為什麽抓我,我又沒犯法!”範正寶向其解說著法律法條。

                “我告訴你們,我現在發燒了,要去藥店買藥買口罩!”“發燒”兩個字讓範正寶一下子警覺起來。“你們先往後退!”範正寶立即擋在民警們身前說道,並從口袋中掏出口罩,讓張某帶上。

                “什麽時間開始發燒的?”“我前兩天在珠海開會,跟武漢的經銷商在一起。”經現場測溫,張某的體溫確實達到了37.5℃。

                經驗豐富的範正寶立即索要武漢經銷商的電話,張某楞了一下,在手機中搜素很久才提供一串號碼,範正寶馬上讓民警進行核實並將現場情況上報到專案組。

                經過一番調查,張某提供的電話並非武漢經銷商的,而且張某也不能如實說出在珠海的行程。專案組懷疑,張某故意制造▽緊張氣氛,來逃避打擊。雖然如此,但“發燒”的危機並沒有解除。

                隨後,張某被帶回派出所進行“隔離”。經上級部門批準,由胡明河和張愛斌穿著防疫護具帶著張某去醫院做檢測。經過兩次咽拭子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都顯示∑陰性。其間,胡明河一直在做張某的思想工作。張某也表示,自己並沒接觸過武漢人員。經過醫生的檢測,基本排除了張某感染病毒的可能,體溫升高極有可能是舟車勞頓造成的。

                看到自←己的“小心思”被揭穿,張某馬上〗補充道,自己身患傳染性肝炎。民警又馬不停蹄帶其做進一步檢查,結果都是子虛烏有。

                謊言一個個被戳破,無奈之下,張某坐在審訊室裏,將哄擡物價的事情全盤托出。

                飛赴海南抓獲“老板娘”

                與此同時,經上級部門批準,專案組派員飛往海南抓捕賈某。而此時,全國各地都已采取了封閉式管理,疫情期間,往返5000多公裏的抓捕任務,難度可想而知。“必須派一名經驗豐富的女警,全程一定要保障賈某的安全。”專案組討論道。

                思來想去,範正寶撥通了女民警梁曉彥的電話,此時,她正配合網格員在社區進行排查工作。當聽到要立即出差,梁曉彥沒有任何猶豫,“馬上回所收拾行李!”而範正寶所擔心的是她的家裏情況。梁曉彥的父母和孩子身體都不好,之前幾次想向所裏請假,都因為工作繁忙而沒有開口。

                “曉彥,你家裏的困難需不需要我們……”沒等範正寶說完,梁曉彥笑著說道:“請教導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疫情面前家裏沒有困難!”1月28日17時,梁曉彥和分局刑警就坐上了飛往海南的飛機。

                1月29日上午,派出所內的審訊告一段落,專案組的民警們終於有時間靠在會議室的沙發上瞇會眼。51歲√的胡明河,從↓案件調查開始,已經70個小㊣ 時沒有睡覺了。

                “鈴……鈴……”清脆的電話聲從會議室傳出。“報告胡所,經連夜審訊,賈某已經全部承認犯罪事實,我們下午的飛機,晚上就能到所裏。”“好的,辛苦了,一定註意防★護,保證安全。”胡明河囑咐道。

                經審訊,1月21日至1月26日,某連鎖藥房有限公司及下屬7家藥店的實際經營者犯罪嫌疑人張某、賈某和門店負責人犯罪嫌疑人蘇某、王某,為牟取暴利,違反國家有關規定,惡意哄擡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消毒液、抗病毒藥品等防護用品價格,以高於市場數倍甚至數十倍的價格銷售牟利,非法經營數額達137萬余元,非法所得額14萬余元,嚴重擾亂ζ 市場秩序。2月24日,張某等四名犯罪嫌疑人被津南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

                相關報道

                國家監委調查組發布《關於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

                建議湖北省武漢市監察機關對此事進行監督糾正,督促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及時向社會公布處理結果。

                死刑!“惡性汽車撞人案”二審宣判

                13日,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上訴人吳惠忠故意殺人案進行二∏審公開宣判。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廣東監獄警察援鄂“滿月”,這是他們的戰“疫...

                有了英勇的你,才有英雄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