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地主

  • <tr id='Ir4SJg'><strong id='Ir4SJg'></strong><small id='Ir4SJg'></small><button id='Ir4SJg'></button><li id='Ir4SJg'><noscript id='Ir4SJg'><big id='Ir4SJg'></big><dt id='Ir4SJg'></dt></noscript></li></tr><ol id='Ir4SJg'><option id='Ir4SJg'><table id='Ir4SJg'><blockquote id='Ir4SJg'><tbody id='Ir4SJ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r4SJg'></u><kbd id='Ir4SJg'><kbd id='Ir4SJg'></kbd></kbd>

    <code id='Ir4SJg'><strong id='Ir4SJg'></strong></code>

    <fieldset id='Ir4SJg'></fieldset>
          <span id='Ir4SJg'></span>

              <ins id='Ir4SJg'></ins>
              <acronym id='Ir4SJg'><em id='Ir4SJg'></em><td id='Ir4SJg'><div id='Ir4SJg'></div></td></acronym><address id='Ir4SJg'><big id='Ir4SJg'><big id='Ir4SJg'></big><legend id='Ir4SJg'></legend></big></address>

              <i id='Ir4SJg'><div id='Ir4SJg'><ins id='Ir4SJg'></ins></div></i>
              <i id='Ir4SJg'></i>
            1. <dl id='Ir4SJg'></dl>
              1. <blockquote id='Ir4SJg'><q id='Ir4SJg'><noscript id='Ir4SJg'></noscript><dt id='Ir4SJg'></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r4SJg'><i id='Ir4SJg'></i>
                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戰疫說法19】購買口』罩需小心!騙子為了詐騙,註冊3個微信號!

                2020-03-07 20:53  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責任編輯:司徒紫瑩
                字號  分享至:

                導語

                長安君(ID:changan-j):這段時間,長安君一直反復提醒——“網上交易有風險,購買口罩需謹慎「”,而騙子的騙術也是花樣百出、不斷更新。

                為了讓更多人擦亮眼睛,避免被坑,長安君今天繼續為㊣ 大家破解“口罩騙子”的新招數。

                案例1:騙子註冊3個微信號

                “以一演三”假賣口罩

                口罩來源全靠編

                2.9元一個口▆罩,現貨!有沒興趣?……

                2月8日,廣東佛山的盧女士忽然▆翻看到了“熱心網友”王某的朋友圈,稱能幫助網友在外地找到生產口罩的工廠,並表示自╲己已經預訂了1萬個口罩。

                考慮到疫情尚△未結束,口罩可能會是長期需要的物資,盧女士〓便和對方取得了聯系。

                王某自稱“人面廣、路數多”,還在朋友圈發布了不少銷售信息,並配有口罩現貨圖片。盧女士馬上決定和親朋好友一起團購,一口氣訂下了王某手上剩余的3000只口罩。

                按照王某要求,盧女士支付了卐25%的訂金2175元,另外還◆被告知需支付200元的手續費。

                一人唱雙簧掩人耳※目

                第二天,王某又帶來“好消息”——廠家還有2000只口罩存貨,如需要可一並發¤貨,而且全款支付可免除200元手續費。由於價錢相對實惠,於是盧女士選擇卐了全款購買,並要求從對公賬戶渠道轉賬。

                但是王某並沒有⊙對公賬戶,意識到Ψ 騙局有可能被識破,他便又※生一計:用另外2個微信號扮演了“口罩廠◥老板”和“老板娘”,並添加盧女士微信。

                “工廠老板”和“老板娘”均稱自己的工廠只是小作坊,沒有對公賬戶,催促⊙盧女士通過支付寶、微信分多次轉賬14500元。

                逃之夭夭玩失蹤

                然而,一直沒有收到口罩的盧女士不斷催促發貨,王某只好硬著頭皮、放平←心態繼續扮演“老板”和“老板娘”,並以訂單多、人手不足等理由一直拖著。直到2月11日,盧女士發現自己被拉黑了,才向警方報案。

                2月13日,專案組民警奔赴廣東廣州南沙兆安街將犯罪嫌○疑人王某抓獲,王某對自己實施○詐騙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

                案例2:戲精騙子收錢不發貨

                自導自演、賊喊抓賊

                2月15日,廣東江門的肖某在朋友圈看到沈某發布了醫用口罩出售信息。沈某稱口罩都是其朋友劉某從醫院拿到的,貨源可靠。信以為真〖的肖某將49000元轉給〗沈某,沈某稱他會再轉給劉某。

                過了幾天,沈¤某說劉某一直沒有發貨且將其微信拉黑。肖◤某只好報警求助。

                通過沈某提供的線索,2月16日,江門警方@ 找到劉某。經詢問,劉某對口罩一事一無所知。於是民警立即傳喚沈某回派出所接受調查。

                經審訊,沈☆某承認把肖某轉給他的錢用於了賭博,自■己根本沒有口罩貨源。為了掩蓋事實,沈某遂向公安機①關報假案,稱將錢轉給ㄨ了劉某,誣告劉某詐騙。

                目前,犯罪嫌疑人沈某已被依≡法處理,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案例3:報警人秒變嫌疑人

                “我被我虛構▓的人詐騙了”

                2月13日,女子吳某來到上海市公〇安局普陀分局長壽路派出所報案。她說在微信上認識了微商“胖子哥”,在得知“胖子哥”兜售口罩後,她和朋友葉先生商議,決定合夥購買口罩然後倒賣賺差價。而當吳某向↑“胖子哥”轉賬18.8萬元後,卻發現自己的微信已被對方拉黑。

                接警後,警方立即開展調查】。調查結果卻充滿了戲劇性——報案人吳某成了犯罪嫌疑人。

                原來,吳某假借合夥倒賣口罩之々名,讓葉先生向其轉♀賬17.8萬元,之後將這筆錢全部轉入“王斌”的賬號,揮霍一空。

                而為了向朋友證明這筆錢是被“胖子哥”所騙,吳某還用另一個◤微信號冒充“胖子哥”,“雙手互搏”上演了與對方交易口罩最終被騙、微信被拉黑的戲碼。

                犯罪嫌疑人吳某因涉嫌詐騙罪已被普陀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相關法∮律法規

                根據兩高兩部《意見》,在疫情防控期間,假借研制、生產或①者銷售用於疫情防控的物品的名義騙取公私財物,或者捏造□ 事實騙取公眾捐贈款物,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以詐騙罪定罪處◣罰。

                《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警方提示

                謊言終歸是謊言

                在事⌒ 實面前經不住考驗

                擦亮雙眼

                遠離被騙

                聲明:本文轉自▓平安南粵,在此致謝!

                相關報道

                【戰疫“警”色24】小鎮突現“奇葩”小偷,為...

                這是怎麽回事?

                上海首例疫情期間哄擡口罩價格案開庭審理 公司...

                3月23日上午,全☆國法院總第十五期“現在開庭”全媒體直播活動聚焦一起疫情期間哄擡口罩價格非法經營案。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連續戰“疫”60天,這位民警永遠停下了腳步

                吳湧總說:“我是黨員民警,有危險,我先上!”